“东海强军先锋”熊莹:甲板下的无名英雄

安徽天勤实验设备有限公司

2019-02-19

图为:熊莹在辅机舱中工作。 (图片由受访者提供)  蓝天、碧海、洁白的军舰,和穿着海魂衫、英姿飒爽的海军战士……这是许多人心中对海军的印象。

  然而湖北籍海军战士熊莹每天面对的,却并非这般景象。 入伍17年多来,他的工作地点一直在无人知晓的甲板之下。 在20多平方米的辅机舱,他已数不清转了多少圈,完成了多少次紧急维修任务。   甲板之下的他,并没有被遗忘。

近年来,他先后荣获全军优秀士官人才奖、荣立三等功2次,2019年初又荣获东部战区海军东海强军先锋称号。   军人梦想,从童年开始萌芽  熊莹是宜城市雷河镇辛常村人,1983年12月出生的他,童年时是半个留守儿童。 我念小学时,父母在家做点小买卖。 到了初中,他们都出门打工了。

熊莹告诉记者,父母不在身边的经历,让他从小就养成了自己的问题自己做主的习惯。   熊莹同村有个远房表叔光荣参了军,他每次穿着军装回乡探亲,我们一群小孩子都围着他转,摸他的衣服,觉得特别帅!小时候起,当兵的梦想就在熊莹的心中开始萌芽。   初中毕业后,当兵的念头在熊莹心中越来越强烈。   2001年冬季征兵时,熊莹的父母在外地打工,他自己决定报名参军,随后顺利被选上,被选上后打电话告诉父母,他们才知道这事。

他们没有怪我自作主张,反而很支持我参军。   勤学苦练,立志当一名优秀辅机兵  2002年7月,熊莹被分配到海军紫金山舰,成为辅机班的一名新兵。   虽叫辅机,但作用却极其重要。 辅机是整艘舰的电力系统所在。

如果辅机坏了,所有用电的设备都无法运行。 熊莹说,辅机和发动机,就是一艘舰艇上的心脏,可以说是左心房和右心房,缺一不可。   从一个初中生,成长为一名掌控舰艇核心部位的辅机兵,熊莹经历了一段适应期。

  最开始是过技术关。

回想最初的经历,熊莹历历在目,说是培训半年,但其实新兵有3个月的军训,真正学习辅机知识其实只有3个多月,几乎是零基础。   所幸的是,他遇到了一名好班长。 当时的班长要求特别严格,每天中午别的岗位战士休息了,班长带着我们来到辅机舱,一个个管路摸,让我们知道每条管路的起始点,在系统中起什么作用。 在班长的悉心教导下,熊莹的维修保养技术进步飞快。   接着是过心态调整关。

作为一名辅机兵,天天和机器打交道,身上除了油就是水,曾经穿上军装耍帅的梦想,已面目全非。

  一次任务中,班长的一席话,却让熊莹坚定了当辅机兵决心。 那是2004年的一次任务中,辅机冷却器进水,机器瘫痪。

修理位置在船舱最底处,里头还有水,班长就站在水里修了八九个小时,全身湿透。

修完后,熊莹问班长,咱们辅机兵为啥这么苦这么累啊?!班长一巴掌拍到他的后脑勺上,你个傻小子,咱们辅机兵,看似天天蹲在舱底,不见天日,但做的却是船上最重要的事情。 当兵最重要的事是啥?打仗、打赢。

咱们的工作就是打赢最重要的保障啊!  从此以后,他勤学苦练,到2005年已基本掌握相关技术。   2007年5月,老班长退伍,熊莹接任班长,开始独当一面。

  坚守辅机舱17年,一次次排除险情  2013年9月,一次紧急维修让熊莹至今刻骨铭心。

那次任务途中,三台正常工作的辅机,有一台突然瘫痪,辅机一般是工作几天就要修整一下,坏了一台之后,只有两台轮换使用,一旦再坏,舰艇就有瘫痪的危险。

  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尽快修好瘫痪的机器。

当时外面温度接近40摄氏度,辅机舱里的温度则近60摄氏度。 更不巧的是,当时又遇到了台风,舰艇左右剧烈摇摆,人站久了就想吐。

  熊莹带着3名辅机兵,在摇晃的桑拿房里进行抢修,浑身大汗淋漓,身上的衣服湿了干,干了又湿。

几个人轮流呕吐,吐完了接着修。   从头天晚上10点开始,一直到第二天晚上近12点,连续工作了20多个小时后,瘫痪的辅机终于修好了。 这时,大家累得连欢呼庆祝的力气都没有了,很快倒在地上睡着了。   入伍17年,熊莹已经记不清修了多少次辅机,排除了多少次险情。 2015年,熊莹离开呆了12年的紫金山舰,来到了徂徕山舰。 小小的辅机舱,依然是他坚守的战位。   2015年,妻子因病住院,他把牵挂埋在心里,顶着压力在岗连续奋战130余天,圆满完成任务;2017年执行任务期间,他凭着丰富的经验和过硬的专业知识,在班上仅有两名同志的情况下,确保了辅机运行安全。 现在条件比之前好一些,有个专门的观测室,工作环境虽然改善了,但责任心却一刻也不能放松。 熊莹说,未来他将继续坚守在辅机舱,全心全意守护好军舰的心脏。 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陈鹏通讯员吴博赢)。